鹿道森,用5000字遗书,写出一代人的痛

真的不必一个人去承担一切!

独立摄影师鹿道森(原名周鹏),走了。 

在他失踪之后,网友们在微博发起#寻找鹿道森#的活动,当地警方也调动大量资源寻找…… 

但还是迟了。

25岁生日的当天,他在微博留下最后了 一句话和一封长长的遗书,选择跳海自杀 。 


5000多字的遗书,描述了他生前经历的苦痛:

被原生家庭长期忽略情感,

留守儿童,

校园霸凌,

独居青年

微笑抑郁,

实现自我与经济困难

…… 

太多人被他遗书里沉重的经历和情感打动,也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他们迅速在这个帖下倾吐心声。

网友说,鹿道森这个年轻人用自己的生命的代价,揭开了人们内心某些共同的痛苦。

随后,一个“拯救身边的鹿道森”的话题上了热搜。

它提出一个问题:更多的“鹿道森”们,正在我们的身边默默忍受着成长之痛,而他们却还没有被发现。

在下一个鹿道森的悲剧出现之前,我们是否可以识别他们,并给他们更多的关注?

01 鹿道森的痛

在鹿道森的遗书中,我们可以粗略勾勒他成长的背景和氛围:

留守儿童 —— 

鹿道森出生在贵州贫困山区,父母早年都出去打工,他只能辗转寄居在不同的亲戚家,从小就感知寄人篱下和被父母忽略的痛苦。

山区里没有电话,过年他才能见到父母几天。

平时,他把对父母的想念写在纸片上,攒在一起拿给他们,可大人们只是接过就丢掉了。

他说,“那个时候好失落,感觉自己像是过期食品,任人随意丢弃。” 

粗暴的情感对待 —— 

父亲的粗暴和缺位,给了他很大伤害。

三年级,爸爸因为他做不出一道四年级的数学题,就穿着皮鞋猛踹了他一脚。

这让9岁的鹿道森记忆深刻。

初三中考没有考好,父亲毫不留情地埋怨讥讽他: 

“你这个人不孝,不听话,自私。” 

“你没有试错的成本,我们不比别人家。” 

校园霸凌 —— 

由于长得比较斯文,性格上又懂事又礼貌,鹿道森被同学嘲笑“太娘”。

在学校里,鹿道森经常被堵在放学路上,要他下跪,他被骂、被排挤、被威胁、被取外号……

他曾试图告诉父母,父母说“这世界就是弱肉强食,你做好自己就行了”。

而且,父母也常有意无意认同他的那些外号,说他“不爱说话,不爱打招呼,不自信”。

弥漫的焦虑 ——

他在遗书中说,妈妈是一个控制感很强的母亲,情绪焦虑,经常和父亲争吵。

每次吵完,还要告诉他“都是为了给你一个完整的家”。

妈妈还特别喜欢说“不要乱花钱,家里没有钱 ” 。

这些话都给了他很大的压力。

他说:

“小时候的梦想或许是可以挣很多很多的钱,

这样家里就不会再为这种事情吵架了,” 

“是钱让一个人变得歇斯底里,怒目相向,

是钱可以让人变得慈眉善目,温柔可爱,

那我一定要努力长大,努力赚钱让这种关系缓和。” 

工作后,他一直熬夜希望赚钱,但是艺术工作并没有那么容易赚大钱,他非常焦虑:

“下个月怎么活?” 

“没有流量怎么办?” 

而一跟家里打电话,家里人只会说“家里没钱,你这个月挣没挣到钱”。

“他们永远只在乎金钱,名利,地位,没有人关心你是否幸福,快乐。” 

他穷,但不敢跟家里说,他变得越来越自卑,自闭。

没有爱,没有钱,没有爱情,没有未来。

在鹿道森的遗书里,大部分内容都在描述 爱的失落

“授之肌肤,受之肌肤,肌肤之下,埋藏着多少伤痕和苦痛,

那些年经历的种种如潮水般总在翻涌,淹没我。

以爱之名禁锢,讽刺,封闭,伤害……

我们存在于这世间,不被爱不被关心。”

“我渴望光,渴望温暖,渴望爱,渴望一个幸福的家庭。” 


02 “鹿道森”的背后,是一代人的转型之痛

不少网友会去责怪鹿道森的父母给他的伤害,由此提到了原生家庭。

但简单拼凑一下鹿道森父母的精神世界,我们会发现,这样的父母在身边到处都有,甚至几乎就是我们的父母和亲戚——

他们出生底层,贫穷而忙于生存,焦虑而辛劳地过了一辈子。

在不确定的时代里谋生,他们无暇顾及孩子,只能让他们留守老家。

底层求生的经历,让他们收起了情感的需求和体验,这也是求存的要义。

而夫妻之间,柴米油盐高过情爱与关怀,尽管吵吵闹闹和痛苦,但出于传统观念,无法分离。

文化程度不高,让他们无法反思自己的处境和孩子的处境。

但出于 中国父母 “望子成龙”的心愿,他们会焦虑地拿自己孩子跟别人家孩子的比较,以此看你够不够好。

而不够好,是他们心里最深的恐惧。

他们对优秀的表达,也许只有:你到底赚了多少钱?

……

再说下去,也许你似曾相识的感觉会越来越强烈。

鹿道森的遗书之所以引发广泛而强烈的共鸣,是因为 这不是「单独一个原生家庭」的问题,而是他所代表的「一代人的精神创伤」。

鹿道森的父母极其“普通”,甚至找不出什么特殊的大错误。

因为躲在“普通”背后,我们无法责怪他们;

也是因为躲在“普通”之后,鹿道森的遭遇才让人感同身受地痛心。

这一点在鹿道森的姑姑采访中得以证实。

她说,他们其实是很普通的家庭,父母关系不错,不像鹿道森说的那么差,一家人都不知道他受到的伤害这么大。

姑姑代表某种“真相”,这个“普通家庭”,只是一个普通到永远无法进入孩子情感世界的家庭,你甚至察觉不到和周围别的家庭有什么不同。

也许这一点才是最悲哀的。

他们从来没有一个人,能够进入孩子的世界,理解一个孩子主观的情感体验。


鹿道森的背后,是一代人的转型之痛。

我们的社会,过去重视的是「物质的再生产」,人是作为生产要素进入社会。

这种情况下,孩子的培养是奔工业服务而去。

人本身不是中心,而是作为超额利润的工具,被嵌入资本的运行。

这就是我们过去几十年生活的现实和现在的转型现实:

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,更多的人为了生存加入到创造物质财富的过程中,其中大多数是底层的劳动力。

但他们和他们的孩子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

不管是城市和农村,非常多的孩子承受了无人照顾的疼痛。

因为父母不在身旁,所以霸凌很普遍;

因为长期得不到关怀,情感隔离也很普遍。

那种孤独的成长,无家可依的感觉,从童年开始,一直绵延到“鹿道森们”的一生。

带着父母辈创伤的鹿道森一代长大后,社会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。

一方面社会相对富裕,求生不再那么迫切,劳动水平不再是底层级的了,这一代知识程度更高,反思能力更强。

与此同时,原生家庭种种给我们造成的阻碍更凸显——

因为我们自身的情感需求更加强烈,自我发展需求也更加强烈,那种想要而得不到的割裂感会更严重。

然而,另一方面,在这个新的经济阶段中,环境又更加艰难了…… 

鹿道森们不就是吗?

创业很难,大城市的独居,还不断面临父母的不理解,再加上过去自己的遗留创伤无法突破……

他这时的失落、困惑、与无力是很深很深的。


03鹿道森们与“精神创伤”的代际传递

在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“代际创伤传递”。

是指集体性重大创伤事件,比如战争,屠杀,恐怖袭击,自然灾害等,这样的事件往往在较大的范围内影响到某一个群体,甚至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一代人。

在我国,这几十年来经济飞速发展带来的社会精神动荡给人以巨大的考验,代际间的创伤传递也格外突出。

这样的代际创伤,也在亲子教养中向下一代传递。

它不仅是指具体的精神症状(比如恐惧症强迫症这些显著的精神症状),更多的是一种间接情感关系的影响,比如因为代际创伤影响了亲子关系,父母辈的功能,进而影响到孩子的精神健康。

值得注意的这种代际传递,也许是父母们试图掩盖和忘记的在生活中经历的恐惧,焦虑,他们从没有公开诉说,也不想提起,但是,它们仍然以教养模式、沟通方式,通过上一代人的言传身教传递给了后代。

比如鹿道森在遗书中反复提及,妈妈总是重复“贫穷贫穷贫穷”,总是用“你赚了多少钱”来评价他的工作和个人价值。

这些都是 “没有伤口的伤疤”

在母亲频繁的表达中,恐惧贫穷的感觉已经深深植入到鹿道森的潜意识中。

在他受到事业挫折的时候,会让他觉得自己永远得不到父母的认可,而也无法认同自己的价值。

尽管他有很高的艺术天份,但是他赚不到钱,就无法成为一个更好的人,这让他觉得前途渺茫。

与此同时,父母固守在自己的价值观和处境中,他们又体现出过度控制孩子,他们反复话里话外强调——

如果不能取得世俗的成功,其他一切都没有意义。

如果你不强大你就什么都不是(遭遇霸凌就是自己不强大),这实际上构成了对孩子的情感虐待和暴力。

他们从小被催眠必须强大、必须赚到钱,除了钱其他的一切都不可信。

所以,鹿道森们其实比所有人更希望用赚到更多的钱,来保护自己,实现自立,一举强大起来,离开他们。

但现实是,当今的外部环境和种种现实(尤其疫情之后),又很难让他们得到这条路径下的自我救赎。

在鹿道森们的身上我看到两种心理任务:

第一,他们肩负着上一代的希望:要变有钱。

这是父母通过代际沟通传递给他的无意识任务,要修复父母一辈子没有解决的问题——有钱,脱离贫穷,永远不要为生存发愁。

这一部分父母未竟的愿望之中,夹带着压力、焦虑、恐惧。

因此,鹿道森在工作上是很拼的。

他常常加班、熬夜,虽然变现很难,但已经小有成就。

第二,他们肩负着自己的任务:要完成自己。

这一部分的自己,想要反叛父母,他们不喜欢父母给他们的无意识任务。

上一代的经历和价值观其实跟他本人完全不同了,比如鹿道森的摄影作品呈现的都是神话题材,那是他的乌托邦,也是他对现实的反抗。

他有一个理想王国,那里是属于他自己的美好,完全没有父母给他的带着某种屈辱印记的世俗任务。

他想要自由的、属于自己的生活。

所以,他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寻找“自我认同”,也在寻找自己的价值观。

他遗书中呈现的反思,都在表达他是「被迫卷入」到上一代的生活和创伤中。

虽然他也不那么地信任自己的艺术价值,但在其中他至少可以做自己。

只是他无法割裂和父母的情感连接,毕竟他那么渴望他们的爱……


04看见更多的鹿道森们

原生家庭之所以对我们重要,是因为童年时受到的影响,会影响今后的一生。

鹿道森用自己的经历提醒现在的父母: 情感忽略产生的创伤,比你想象中更大。

根据生物学的研究,在小时候遭受过霸凌、情感遗弃和忽略的孩子,大脑在发育过程中其构造已经被永远改变了。

他们成年后会更容易——

1、选择高风险行为,比如上瘾、冲动、极端……

2、情绪更加消极;

3、患上内分泌疾病或心脏病等。

且年龄越大,这种脑结构修复的可能性越小。

有很多科学数据证明,一个情感上遭到忽视、担惊受怕的孩子,任凭老师多么努力教,这个孩子的思考能力也是有限的——生活的磨难会一再地纠缠和消耗他。

成长过程中唯一修复的可能,也许需要持续的学习,形成自我觉察的习惯,再在好的关系或者咨询师和药物的帮助下,用新的关系体验去降低原生家庭的影响,努力弥补情感的匮乏。

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看,鹿道森不应该受到轻易的“评价”,认为他软弱,不男人。

他并不是因为软弱而离开,只是因为他撑了很长的时间,也用尽了全力,但那个恶性循环实在很难打破。

只是在一念之间,他放弃了。

这并不是他欠这个世界一个交代,而是世界欠他一个拥抱。

在帮助他们的过程中,社会和集体的力量非常重要,单单靠自己是很难的。

这本来就是一个集体的问题,需要我们一致去面对。

也许更多类似鹿道森的不得志青年,埋伏在我们周围:

他们有的生活在重男轻女家庭,像樊胜美一样是扶弟魔,被拖垮了精神意志;

他们有的是那种从小被欺凌,最终形成了讨好型人格,无法适应社会,因而总是品尝失败和忽略;

他们有的被性侵却无法发声,对「无法得到保护」感到绝望和愤怒,无法与过去和解,也无法走进未来……

他们也许就在你住的小区中,关在租来的小屋里独自抑郁。

因为某种自卑和怕给人添麻烦,所以无法跟周围的人求助。

鹿道森的好朋友就说,他平时看起来还挺开朗的。

是的,那就是鹿道森们的保护壳。

鹿道森自杀前装作若无其事,生活着。

即使告别,也花了很长时间:找朋友一个个吃饭,把房子退租,把自己的摄影器材送人,捐赠了自己的书籍……

假扮中,他的“异常”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出来。

他最后写道:

“25年,我把生命交还给这个世界。

生即是痛,死则为乐,

倘若真的有前世今生,我不愿再轮回,

化作一粒尘,一滴雨,都好过在这世上。

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。”

“我不希望有人来找我,我也不愿意成为一杯黄土,就让我独自在天涯流浪吧。”

他不想麻烦任何人,独自走向了大海深处,但心中满是对这个世界的失望。

当我不知如何表达时,在追溯鹿道森故事的过程中,我被一条媒体的报道标题整破防了——

“鹿道森,来得太晚的陌生善意”

我不禁想,如果早一点,你知道自己并不孤独,你的痛苦是一代人共同的情感脆弱之处,会不会好一点?

如果早一点,你知道你只要说出来,会有很多人帮助你,你会不会就不再对这个世界失望到要决绝地离开?

对鹿道森来说,他人的“看见“来得太晚了。

但这个世界其实有人看得见你的痛苦,你要相信。

不要忽略你身边的鹿道森们,找出一个是一个,给他们一个“看得见”的拥抱。

因为这本来就是一群人,真的不必一个人去承担一切。


《保险指南》是大象保帮助用户理解保险,和有效投保的专栏内容,以立场客观、内容专业、知识易懂、易用为原则,系统性输出12种分类的干货内容,包括产品测评、投保攻略、理赔技巧、方案设计等等。查看更多、最新文章,可关注大象保官方微信订阅号:大象保保(或搜索微信公众号ID-daxiangbx)。

用户咨询

您的保险疑问将第一时间解决

  • 问题类型
  • 姓  名
  • 称  呼
  • 手机号
  • 验证码
    获取验证码
免费预约

电话回访

问题解答

信息保护

官方微信

1v1服务!选对保险,更安心

添加大象保规划师 免费咨询保险问题

(添加时备注来意奥~)